用心烧制钧瓷万彩(工匠绝活)

时间:2020-07-24 18:03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原标题:用心烧制 钧瓷万彩(工匠绝活)

  【绝活看点】

  对于制作钧瓷的陶土和釉质,钧瓷烧制技艺传承人孔相卿,一看一摸,就能知其品质、成色和烧制后的效果;通过设计烧制钧瓷的液化气梭式窑炉,对钧瓷烧制全流程进行改进,他创造出了铜系青蓝釉,这一钧瓷新色系开拓了钧瓷艺术的新境界。

  气窑的盖子一开,一股热气就蹿出老远,加热了整个车间……孔相卿(见图)顾不上擦拭两鬓淌下的汗珠,直走到出窑的钧瓷跟前,相距一米,遥遥端详。只见烧出的“松石蓝”梅瓶不仅通体湛蓝,色泽沉静,而且多了几处未曾见过的星耀斑点,乍一看如同天幕流星。为了这一刻,孔相卿带着大家已经忙碌了俩月有余。

  “创制一种新的釉色和纹理,很不容易。乍一想,似乎只涉及釉料的配比和烧制的气氛,但其实这一切从最初的选土、粉碎就开始了!”左手拿起一块光滑如镜的鹅卵石,右手一摸,孔相卿继续说道,“就拿磨碎陶土来说,充当磨器的鹅卵石越硬越好。”

  孔相卿通过创新钧瓷技艺,创造出了铜系青蓝釉这种新的色系,开拓了钧瓷发展的新境界。铜系青蓝釉的创烧由孔相卿完成,却并非由他而始。

  “我更多地继承了父亲的遗志”。在其他匠人埋头烧窑时候,同为匠人的孔相卿父亲孔铁山一头扎进实验室,恶补无机化学、矿物学、工程学等现代科学知识。这深深影响了当时尚处冲龄的孔相卿。从小泡在实验室,把玩着坛坛罐罐、仪器仪表长大,孔相卿在恢复、传承和创新钧瓷技艺的过程中,更多了几分科学的思考。

  “上个世纪70年代,父亲烧制的一个观音瓶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:一边是宝石蓝,一边是孔雀蓝,那种罕见而令人震撼的美,是烧制铜红釉时的偶然所得。”孔相卿拿起一个“孔雀蓝”钧瓷瓶旋转把玩一番,继续说道,“这瞬间闪现的色泽弥补了铁系蓝釉过于单调的缺憾。怎么才能将这种瞬间闪现的釉色固定住?这成了父亲一辈子的心结,后来也一直困扰着我……”

  创新设计烧制钧瓷的液化气梭式窑炉,孔相卿实现了对窑温的精准控制,解决了钧瓷烧制“十窑九不成”的难题。自学矿物学和地质学,动手采集优质陶土和釉质原料,孔相卿“观千剑而后识器”。如今的他,手一摸,眼一瞅,就能知道原料的品质;双眼一看,胳膊伸进釉质缸里,再一搅,就知道这釉质能用于呈现什么样的色彩。

  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自创窑口仿烧北方古陶瓷开始,历经30年的艺术构思、工艺改进和技术沉淀,2010年,孔相卿的钧瓷大师工作室正式开始研发、烧制铜系青蓝釉。

  采料、制坯、素烧、上釉、开窑……古人将制作钧瓷的工艺细细分成了72道。他自道“烧制虽繁也不省人工”,坚持每道工序,细致入微,亲力亲为:脚踩踏板转轮,双手共用拉坯;双脚反复踩踏,去除泥土里面的空气;对釉质的配比,更是进行了上百次的反复试验。成坯之后的素烧、修整、上釉,孔相卿也无不反反复复,力求最佳。

  但他绝非一味仿古,“烧制铜系青蓝釉归根到底是一种创新!”上釉后,待素坯充分吸收釉质,就到了最关键的烧制阶段。铜系青蓝釉,是以铜矿石为主要成分的釉质在高温下还原反应的结果,因此控制好窑温和气氛非常重要。到这时,孔相卿就借助于现代化的计算机,通过编程来控制气体燃料和氧气的注入以及窑内温度的变化。运用了计算机、自动阀门和温度传感器之后,孔相卿对窑温的控制可以限制在3摄氏度的误差内。

  终于,2011年,孔相卿研烧成功了铜系青蓝釉,并且不再是“天然偶得”,而是实现了可以重复的标准化生产工艺。

  美丽的松石蓝、孔雀蓝和孔雀绿,这些釉色色彩饱和度高,视觉冲击力强,能带给人们一种安静、祥和的精神愉悦感。

  本版制图:汪哲平 张丹峰

相关推荐
娱乐八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