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乡村小规模学校小而优(人民眼·振兴乡村教育)

时间:2020-07-07 06:30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引 子

乡村小规模学校——学生数不足100人的村小学和教学点,是我国教育体系的“神经末梢”,格外牵动人心。

据2018年5月11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信息,截至2017年底,我国有乡村小规模学校10.7万所,占农村小学和教学点总数的44.4%;在校生384.7万人,占农村小学生总数的5.8%。

“从历史发展来看,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在服务农村最困难群体、巩固提高义务教育普及水平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”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在发布会上表示,受历史、现实、地理等多方面因素制约,这两类学校仍是教育的短板,存在办学条件相对较差等问题,迫切需要进一步全面加强建设,提升育人质量。

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,“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,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……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。”

2018年4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,要求到2020年基本补齐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这两类学校短板,进一步振兴乡村教育,“基本实现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,为乡村学生提供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。”

不久前,记者深入吉林省农安县、河南省栾川县、湖北省竹山县采访发现,各地着力推进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,加快补齐短板,改善办学条件,努力让乡村小规模学校小而优,更加有力地托举起乡村孩子的读书梦。

布局

统筹规划,优化布局,切实防止因为学校布局不合理导致学生上学困难

出竹山县城向西南,汽车在蜿蜒山道上颠簸近4个小时,终于爬上一处海拔1200米的高山台地。

这里是官渡镇楼房沟村小学,两层小楼,一处院落,跟旁边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房一样,粉墙黛瓦翘角檐。

“一到三年级共16名学生,一多半是留守儿童。”59岁的卢坤山既是校长,也是唯一的在编教师。疫情防控期间,他每天通过手机在“云端”给孩子们上课。

楼房沟村小学去年才恢复办学。2004年,这所村小因合村并组、生源不足而撤销,孩子们只能到30公里外的官渡镇中心学校读书。

要不要恢复楼房沟村小,竹山县教育部门也曾纠结:该村常住人口只有700多人,每年新增适龄儿童不过四五个;而办一所学校,意味着教育支出增加。

在竹山,招生50人以下的小规模学校,在校舍建设上基本一样,都是两层楼加一处院落,工程造价在80万元左右。另需配置电子白板、远程教学等教学设施,每年还需拨付6万元办公经费。

“教育,要算长远账。从不让一个义务教育阶段孩子失学的角度来看,在这里恢复建校十分必要。”竹山县教育局局长毛光伟说,越是偏远山区村,对恢复小规模学校的需求越是迫切。

楼房沟新村小一落成,二年级学生朱梦婷的母亲就退了在镇上租的房子,让孩子回村就读。“原来在镇上租房陪读,不算生活费,光租金一年就要3500元,还占着一个劳动力。”

目前楼房沟村小学16名学生中,15名学生家庭比较困难。卢坤山表示,如到镇里上学,将会加重家长负担,影响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摘帽,甚至导致孩子们辍学。

在竹山县最西北的偏远乡镇大庙乡,去年秋季恢复的黄兴小学甫一开班,黄兴村里19名学前班适龄儿童便全部报名上学。这些学生中,大多是留守儿童。黄兴村的孩子以往要去12公里外的全胜小学上学,不少家庭因为无人陪护,会拖延孩子入学。

毛光伟说,竹山县地处秦巴山区,曾是深度贫困县,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,对于打赢脱贫攻坚战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意义重大。“近年来,县里投入4.38亿元,兴建73所乡镇寄宿制学校,复建85所小规模学校,让4万多名山区孩子在家门口上学。”

《指导意见》强调:“农村学校布局既要有利于为学生提供公平、有质量的教育,又要尊重未成年人身心发展规律、方便学生就近入学;既要防止过急过快撤并学校导致学生过于集中,又要避免出现新的‘空心校’。”

采访中,记者发现,各地严格把握布局要求,着力统筹优化乡村小规模学校、乡镇寄宿制学校和乡村完全小学布局:在人口较为集中、生源有保障的村,单独或与相邻村联合设置完全小学;地处偏远、生源较少的地方,一般在村设置低年级学段的小规模学校,在乡镇设置寄宿制中小学校。优化布局涉及小规模学校撤并的,各地严格撤并程序,切实做好学生和家长思想工作,坚决防止因为学校布局不合理导致学生上学困难甚至辍学。

娱乐八卦